有地不「發展」 寧玩創藝術

柏林魔鬼山變塗鴉天堂

繽紛監聽站

昔日的監聽站成為今天的塗鴉勝地,雷達球、牆壁、爛車、地磚都佈滿色彩繽紛的塗鴉,展現出柏林獨有的藝術氣氛。

香港寸金尺土,「保育」從來鬥不過「發展」。然而,德國的首都柏林卻恰恰相反,寧願窮,也要保持個性。1991年阻隔東西兩邊的圍牆完成拆除工程,柏林出現大批閒置土地和荒廢設施。柏林人沒有選擇「發展」,而是讓柏林變成創意、文化、藝術、音樂匯聚的生活空間,以其獨特、繽紛的個性,吸引着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人潮,難怪柏林前市長克勞斯.沃維雷特(Klaus Wowereit)形容柏林為「我們很窮,但是很性感」!

 

西柏林市郊有座神秘的「魔鬼山」(Teufelsberg),由石頭堆砌而成,是一座120米高的人造山,名字源自附近的魔鬼湖。魔鬼山上建有多個白色的雷達球,是冷戰時期美國國家安全局用作竊聽蘇聯的監聽裝置。1991年冷戰結束,監聽站開始荒廢,1996年賣給當地建築發展商後,「魔鬼山」曾計劃變身高尚住宅區、瑜伽學校等,但都以失敗告終。多年來,山上的監聽站成了世界各地街頭藝術家的創作天堂。雷達球、雷達塔畫滿色彩繽紛的塗鴉,魔鬼山從廢墟蛻變藝術空間,成為柏林年輕人消閒熱點之一。

圍牆倒下 跳蚤市場興起

 

位於柏林北邊的圍牆公園(Mauerpark)是柏林人周日的另一個好去處。這曾是兩德邊界的死亡地帶,如今圍牆倒下,這片蕭瑟的歷史土地因周日的跳蚤市場而變得繁盛起來。公園入口的左方有德國各地居民,包括當地人、新移民等,擺檔賣傳統小食和二手雜貨,小至特色貼紙,大至復古碗櫃,一應俱全。公園入口右方的大片草地則有居民野餐、燒烤,還有不同的音樂表演,從獨立音樂人自彈自唱,到坐滿成千人的露天卡拉OK,路人經過又可以隨時加入「唱埋一份」,非常即興,現場歡呼聲不斷,氣氛熱鬧高漲!

5.JPG

機械人噴水

一進圍牆公園可看到由市民自行研發的機械人表演,尾聲更會「嚇你一跳」,向現場觀眾大噴「水花」,為夏日降溫。

千人唱K

圍牆公園中間有個露天廣場,每逢周日就會有千人齊集一起唱K,任何人都可以一展歌喉,現場歡呼聲此起彼落。

廢棄機場 野餐玩滑翔傘

 

柏林市中心的東南側有滕珀爾霍夫機場(Tempelhof Airport),佔據地圖上一大片綠色,是柏林最古老的機場,現已廢棄,變成供人們遊玩的大公園。踏入機場,一望無際,人們在機場跑道與停機坪上踩單車、溜滑板、跑步;在草地上野餐、放風箏、玩滑翔傘……儘管在發展商眼中,這個「廢」機場是個浪費;但在柏林人眼中,這是個屬於大眾的公共空間,所以當政府提出要重新規劃機場舊址,柏林人都極力反對。後來政府向市民承諾保留機場並開放予公眾,讓此成為「自由之地」。

 

天台綠洲 迷倒文青家庭客

 

柏林的綠化空間不止在公園、郊區,還會在市中心向上發展﹕Klunkerkranich是由5個德國年輕人打造的天台綠洲,露天設計,位於一個普通商場的停車場頂層,種滿不同的綠色植物,讓人可以盡情俯瞰柏林的城市風景。天台綠洲集合酒吧、咖啡室、藝術空間、瞭望台於一身,還有一個供孩童玩耍的小沙坑,讓家長可以一邊與朋友輕鬆敘舊,一邊照顧小孩,而周末更會有音樂會、藝術展和跳蚤市場等,深受柏林學生、文青和年輕家庭歡迎!

機場高飛

玩滑翔傘是市民在滕珀爾霍夫機場停機坪的熱門活動之一,風起了,滑翔傘便在廣闊的天空自由地翱翔。

9.JPG

雙重享受

柏林市中心一個商場頂層有個天台綠洲,露天設計,種滿不同的綠色植物,讓人一邊飲酒,一邊欣賞柏林的城市風光。

柏林人偏愛水煮豬手

德國最有名的是「鹹豬手」,但我們到香港的德國餐廳吃到的一般是脆皮炸豬手。其實,炸豬手只流行於德國南部,在德國北部地區如柏林,人們偏愛「水煮豬手」。而在柏林吃水煮豬手最出名的餐廳要數在地標電視塔旁的Mutter Hoppe ,豬手先以鹽、蘿蔔、酸菜等醃製24小時,然後再用2至3小時低溫慢煮,入口油潤軟腍,皮嫩彈牙,充滿膠質,美味絕對不輸「炸豬手」!

$18鐵屋影復古快相

柏林「總有一間在附近」的不是便利店,而是外形復古的黑白照相機Photoautomat。黑白照相機於2000年代興起,當時一群德國年輕人希望重現以前人們拍黑白照片的感覺,於是他們還原了當年的技術並加入了時間設定功能,設計出一間間黑白照相鐵屋子。只要投入2歐元(約18港元),鐵屋子裏就會出現4次閃爍,讓人擺出不同的造型,5分鐘後可得到4張2吋的黑白照!雖然現時的手機也有黑白拍照功能,但Photoautomat仍深受年輕人歡迎。

文章刊於2017年9月5日《明報》副刊:

https://bit.ly/3mkJ9HF